定西人大欢迎您 !
无可奈何终逝去
时间:2018年12月28日  来源: 定西市人大常委会办公室

古城墙是一座城市的集体记忆。民谣曰:“巩昌城、九里三,过北关、渭河滩。”童年的回忆总与城墙割舍不开。当时家住县城大巷,其实巷子并不大,只是巷子深处几户人家的南面院墙以原来的古城墙为“墙”,属于城墙根儿的地带,因此增添了一些古朴和悠远的色彩。巷子最深处有一片果园与城墙相连,便是我们的乐园了,攀墙、爬树,或是捉迷藏、剜苦菜、扣蚂蚱,随你可劲儿撒欢。最带劲的莫过于“打仗”了,几人守,几人攻,用城墙做阵地、土圪垯做弹药、草垛做掩体,摆兵布阵,攻城略地,难舍难分之间渐至暮色四合,不免有痴迷的玩伴被攥着笤帚把来寻的家长撵回家去。回想起来,相比现如今孩子们被钢筋水泥森林所包围、被铺天盖地的电子产品、作业、辅导班所裹挟的境况,当时我们轻松拥有着这方“极乐王土”就近乎奢侈了。

长大后上了师范,学校操场南面的城墙长约200米,高约7米,顶部宽约10米,保存相对完整,“残垣晚照”作为“陇师十景”被载扬了近百年。当时陇师的学风极盛,无论四季,亦不管晨昏,城墙脚下总能见到诸多学子踱步读书,意趣盎然,更甚者就会爬到城墙顶上,或摊书苦读、或散步遐想、或围坐论道,再或谈及青涩的恋爱。这时,城墙就如宽厚慈祥的长者,平静地见证着时光的流转和变化。

后来随着城市扩建,大部分原先的老城墙逐步被拆毁和平整。现今保存下来较成型的陇西古城墙,安静地匍匐于西河东岸,与桥南市场隔河相望,断断续续长1公里,残高7.5米,基座宽6.5米,顶部宽4米,夯土层厚约15厘米,夹砂石混合夯土版筑而成,近旁有一碑,刻有“明代北关城墙”六字。抬头仰望,苍苔斑驳的墙顶上枯草离离,在百年后的寒风中无助地摇曳,显得愈加颓败、萧瑟。坍塌不齐的墙体上雨水冲出股股蚀痕,仿佛风烛残年的老人流下的浊泪。墙上散布着大小不一蛇窝鼠洞般的“千疮百孔”,像张着茫然空洞的眼睛,似乎在守望什么,又似乎在期待什么。附近的人家与城墙毗邻而居,有的已挖开了“墙脚”,砖头水泥的房屋镶嵌于城墙中央。有的占领了周遭田地,遍种侧柏、刺槐等树苗,心安理得地享受城墙的荫护;有的墙根脚随意堆放着烂菜败叶、地膜塑料等生活垃圾,令人触目惊心。

回溯过去,陇西古城也曾一度有过辉煌璀璨的发展时期。陇西作为历代郡、州、府、县的治所,西出长安第一大军政、文化重镇,也是甘肃最早的省会,有2000多年的筑城史。1938年,着名历史学家顾颉刚在陇西考察时日记记载,“此间城墙及鼓楼等建筑高伟,颇有省会气象”。如此种种,可窥一斑。

陇西城的建城史,最远可追溯到唐代贞观年间,后随历朝历代的不断扩建和修葺,城池规模不断扩大。据乾隆年版《陇西县志·建置志》记载,明清时巩昌城由一城三关组成,明太祖洪武十二年(1379年),巩昌卫指挥使刘显,重筑大城,城周9里120步,城高4丈1尺,壕深3丈7尺,阔3丈,城墙上建城垛和墩台,筑有四座城门,东面永安门,南面武安门,西面静安门,北面清安门。四门皆有月城,东曰“迎晖”、南曰“来熏”,西曰“柔远”、北曰“镇朔”,上建戍楼,城周均以砖堞。宪宗成化五年(1469年),因河套鞑靼部南侵,致仕参政杨士敏以大城外居民多,无城垣,商情知府李钺、知县陈忠等修筑北关,城周长2.4万余步。武宗正德十三年(1518年),知府朱赏增筑长方形东西二关,至正德十六年完工,东西二关较大城较狭。神宗万历四年(1576年),分守陇右道李维桢扩展北关,城高、壕深与大城相同,而广阔倍于大城。有城门五座,东曰“翊秦”、西曰“镇羌”(俗称小西门),北曰“保昌”(此三门皆有月城、角楼、戍楼、窝铺砖碟)、东顺门(通往东关),西顺门(通往西关)。

直至清代中期,巩昌城楼台雄伟,殿宇嵯峨,街铺林立,商贸繁华,古城的建置达到了鼎盛时期。此后,同治五年(1866年)河州回部叛乱,兵燹水火、生灵涂炭,令古城陷入万劫不复之境。再后来,年岁而坍、河冲水毁、人为破坏,古城盛况被毁坏殆尽,遗存屈指可数。记得中学美术老师孟宪文曾在课堂感叹,文革时的革命“投机者”居然叫嚣着要一把火点了鼓楼,其荒诞、粗暴的行径直令人发指。现在看来,褪去昔日光彩、失去独特魅力的陇西古城,“已泯然众城矣”。

令人痛心的是,时至今日,人为毁坏的情况仍未停止。仅南门段的城墙外侧取土还十分严重,畏缩在繁密居民区内的城墙几近于一座土堆。城墙像一位进入垂暮之年的老人,孤单、落寞甚至委琐,默默注视着城市的变迁,欣于回首过去,却不敢奢望未来......

习总书记说到,“让城市融入大自然,让居民望的见山、看得见水、记得住乡愁。”如不对现有的城墙古迹加以保护,子孙后代们只能在典籍和影像中臆想古城风貌。实事求是的说,古城墙的保护及其文化遗产的开发,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。这一方面,可以借鉴发达地区的经验和做法。如提级保护层次,争取纳入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,加大保护力度,增加科研经费投入;仿照深圳“锦绣中华园”,依据古城微缩模盘,划地重建,可打造以古城墙为主题特色的微缩旅游景区;可依现存北关段城墙基础,进行修缮维护,恢复性建造戍楼、角楼、月城等建筑,建设遗址公园,附带建成城墙博物馆;邀请知名作家、民俗文化研究专家撰述古城墙方志,集文成书,扩大地域影响力等等。

  朔风凛冽,该回去了。一群寒鸦在旷野中聒噪、闹腾,“哑—哑”的叫声时远时近,慰藉着寂寞、黯淡的古城墙,恍若已经回响了几个世纪。(王小刚